免费咨询热线:
  HOME                 ABOUT US                  field                       TEAM                      CASE                    CONTACT
合达律师事务所
010-57537186
诚信·严谨·专业·包容
追循于法律的引领,忠实于职业的道德
CALL US !  010-57537186
妨害清算罪

---

# 妨害清算罪

今天我们学习一下妨害清算罪。首先来看一下现行国家法律的规定:

## 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条规定,公司、企业进行清算时,隐匿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或者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企业财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本条法律规定是关于妨害清算罪及其刑事责任的规定,所谓妨害清算罪,指的是公司、企业进行清算时,隐匿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或者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企业财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行为。本罪从主观上来看,本罪在主观上只能由故意构成,即明知隐匿公司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或者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财产会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而故意实施。如果行为人是由于过失,并不具有主观故意,即因疏忽大意造成资产负债表或财产清单的记载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不构成本罪。本罪从客观上来看,本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进行清算的公司、企业。由于公司、企业已依法解散、被责令关闭或者被宣告破产后,其停止了对外经营活动,其具体事务由清算组接管,所以,构成本罪的犯罪行为实际上主要是由清算组代表公司、企业所实施的。

我们可以围绕下面的案例进行思考以便大家理解。

## 案例:

2011928日,奉化市尚田镇政府成立宁波凯森线缆有限公司清算小组进行破产清算。20111010日,宁波凯森线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森公司)因严重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被奉化市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并指定清算小组为该公司的破产管理人,负责破产清算相关事宜,后胡某(另案处理)被免去凯森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责。被告人邢某受清算小组指派负责管理凯森公司财务和营业事务,被告人董某被清算小组聘为出纳,被告人胡某甲被清算小组聘为会计。20111010日至案发,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与胡某明知凯森公司已进入破产清算,未经清算小组(管理人)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擅自分配凯森公司资产人民币1793.05万元,已严重损害债权人的利益。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111121日至2012722日期间,被告人邢某伙同胡某未经清算小组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先后分16次擅自将凯森公司资金共计人民币466万元优先归还给徐某、史某等人。

2.201111月,被告人邢某未经清算小组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擅自将凯森公司资金人民币300万元优先归还给李某甲。

3.20126月至20131月,经胡某授意,由被告人胡某甲出面向金鹰钢球、金星钢球等公司借来承兑汇票共计608.4万元,并将上述承兑汇票归还给徐某、史某等人,后被告人董某、胡某甲伙同胡某未经清算小组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擅自将凯森公司资金共计人民币608.4万元优先归还给金鹰钢球、金星钢球等公司。

4.2012615日至201315日,被告人董某伙同胡某未经清算小组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擅自将凯森公司资金共计人民币254.15万元优先归还给徐某、史某等人。

5.2012618日,被告人邢某伙同胡某未经清算小组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擅自将凯森公司资金人民币100万元优先归还给袁某。

6.20121121日、20121130日,经胡某授意,被告人董某未经清算小组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先后二次擅自将凯森公司资金共计人民币19.5万元交给胡某,后胡某将该19.5万元优先归还或出借给史某等人。

7.2012611日,被告人胡某甲伙同被告人董某未经清算小组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擅自将凯森公司“小金库”资金人民币15万元用于归还凯森公司欠其的个人债务。

8.2013年初,被告人胡某甲未经清算小组许可,在凯森公司未清偿债务前,擅自将凯森公司“小金库”资金人民币30万元用于归还由被告人胡某甲经手借给凯森公司的债务。

20141222日,奉化市公安局对邢某、胡某甲、董某涉嫌妨害清算一案立案侦查。当日,奉化市尚田镇政府工作人员联系通知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下午到镇政府三楼会议室处理凯森线缆公司事情,该三被告人于当日下午赶到尚田镇政府,后奉化市公安局依法对该三被告人刑事传唤。案发后,被告人胡某甲已退赃人民币15万元。

本案中,法院认为,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的行为均构成妨害清算罪,主要理由如下:、《企业破产法》中的清算阶段,仅指破产清算,妨害清算罪中的清算阶段,既包括破产清算也包括解散清算,公司、企业无论是破产清算还是解散清算,都是从成立清算组开始之日起开始进行清算活动的,而非宣告破产清算之日起开始。依照现行《企业破产法》之规定,如果清算仅仅指破产清算阶段,那么在成立清算小组以后到宣告破产的和解、重整期间,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将得不到有效保护,这显然与现行《企业破产法》及《刑法》的立法本意相违背。、奉化市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凯森公司破产申请之后,指定清算小组作为破产管理人,并委派被告人邢某负责企业破产相关事宜,被告人胡某甲、董某经管理人聘请担任凯森公司破产期间的会计和出纳。因此,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均系管理人聘请或指派的人员,是妨害清算罪中的主要负责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符合妨害清算罪的主体要件。、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分别被管理人委派和聘请到凯森公司参与工作之后,管理人特意向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明确了公司处于破产期间,在支出公司资金等财务上有特殊的规定,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应当知晓。且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以借钱的名义将凯森公司资金交给胡某,说明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作为凯森公司管理人委派和聘请的工作人员,主观上明知凯森公司处于破产阶段,财务上有特殊的规定和要求。另外,公司进入清算期间,债务人不得随意处分自己的财产,这并不需要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以及同案犯胡某主观上是否明知为要件。、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客观上实施了妨害清算的行为。从本案来看,奉化市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凯森公司破产申请之后,成立清算小组,并指定清算小组作为破产管理人,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在凯森公司尚未分配财产偿还债权人之前,受胡某的指使,未经管理人同意,将凯森公司资金擅自偿还给特定债权人,分配公司财产,客观上实施了妨害清算的行为。、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的上述行为本质上损害了广大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导致广大债权人在破产清算中无法获得足额的财产分配,侵犯了公司、企业正常的破产清算秩序,妨害了破产清算的正常进行。综上,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从妨害清算罪的犯罪主体、主观要件、客观表现方式、犯罪客体上都符合妨害清算的犯罪构成要件,均以构成妨害清算罪,应当以妨害清算罪进行定罪处罚。综上,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作为凯森公司清算中的直接主管人员或直接责任人员,伙同他人在凯森公司进行清算时,未清偿债务前提前分配公司财产,严重损害债权人的利益,其行为均已构成妨害清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到案后均能自愿认罪,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对被告人邢某、胡某甲、董某均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邢某犯妨害清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七万元;二、被告人胡某甲犯妨害清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六万元;三、被告人董某犯妨害清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五万元

因此本罪的危害行为和危害结果表现为在公司、企业清算时,隐匿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或者未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企业财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行为。公司、企业清算主要发生在公司、企业的解散、破产情形中,常见犯罪行为方式有隐匿财产、伪造虚假债务、非法分配公司、企业财产等。

## 防范:

所以建议大家应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分配破产财产。首先,清偿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其次,清偿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第三,清偿普通破产债权。破产财产不足以清偿同一顺序的清偿要求的,按照比例分配。破产企业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按照该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另外,破产财产的分配应当以货币分配方式进行。但是,债权人会议另有决议的除外。企业应当制定资产负债表或财产清单制作制度和相关监督管理规范;其次,企业应设立专门的工作部门负责制作资产负债表或财产清单;第三,建立健全完善的财会管理制度;第四,加强监督管理。企业应当定期查阅、审核相关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保证相关数据真实准确。企业在清算过程中的各项开支均应当纳入监管,各项开支均应当通过清算组进行,原企业负责人切记不得动用企业任何资产。最后再向大家补充一下妨害清算罪的立案标准: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条的规定,公司、企业进行清算时,隐匿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或者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企业财产,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隐匿财产价值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二)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涉及金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三)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企业财产价值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四)造成债权人或者其他人直接经济损失数额累计在十万元以上的; 

(五)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应清偿的职工的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得不到及时清偿,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六)其他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情形。

---